白金声教研小品(25)

作者: 白金声  发布时间: 2020-01-26 05:36:56  阅读次数: 948  

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金声教研小品(25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些公开课

       公开课,作为一种教研形式,是教师展示教学水平,交流教学经验的重要平台。伴随着新课程实施的深入推进,各种级别、各种类型、各种主题的公开课越来越受到广大教师的青睐。按理说,公开课本应是原生态的,真实、平实、朴实是其基本的要求,然而,现在有些公开课却不敢恭维,需要反思,更需要自我批评。何以言之?

       第一,有些公开课变成了造假课。

       为了讲好一节公开课,有的教师往往无法安心正常的教学工作,少则几天、多则十天半月的准备,还要有专家指导、教师协助、学生预演(譬如,谁答哪一问,谁不能举手,谁做什么,穿什么衣,事先老师都有安排)等,它成了集体的“成果”,成了精彩的“表演”。而在这种准备之中,不仅要耗去专家、教师、学生很多精力与时间,而且学生在一次又一次的演习中丧失了学习兴趣与创造活力,特别是教师从中摒弃了求真而不断地作假,学生从中失去了本真而潜意识中认可了作假。一节公开课演示“成功”的背后,是“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”教育真谛的流失,是为未来的假人性、假产品做了一个恶性的铺垫。这样的公开课要不得。

       第二,有些公开课变成了作秀课。

       有些公开课,为了吸引学生的眼球,教师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制作课件,结果课件代替了大脑,形式代替了思考。这是一年级的课,讲秋天大丰收,苹果挂满枝头,稻子金黄,棉花雪白,田野里一片繁忙的秋收景象。老师做的课件很漂亮,一点击,大苹果挂满枝头,学生“哇”一声。又一点击,出现了雪白的棉花,学生又“哇”一声,还有的说“哇塞”。课堂里,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“哇”声一片,在眼花缭乱、铺天盖地的课件中,学生光顾“哇”了,那“棉”字,那“稻”字都会写了吗?这个教学片段,学生不是跟文本对话,而是跟媒体对话,他们的“懂”是看课件看懂的,而不是读书读懂的。一味依赖音像、沉溺于多媒体的豪华包装,不能不对文本的解读造成遮蔽。这样的公开课要不得。

       第三,有些公开课变成了炫技课。

       课堂教学的主体应当是学生,学生的发展是课堂教学的主要任务。可是有的教师却把公开课当成秀场,以我为中心,过多地显示自己的才能。譬如,有位教师爱好美术,擅长绘画,在教《小蝌蚪找妈妈》时,置书上精美的插图于不顾,一节课用一半的时间在黑板上“创作”自己的简笔画。开始画池塘里有一群小蝌蚪,大大的脑袋,黑灰色的身子,长长的尾巴。接着画小蝌蚪长出了两条后腿,还有三条大鲤鱼。当讲到第三段时,这位教师又画了一只大乌龟和四条长了前腿的小蝌蚪。快下课了,黑板上出现了一只鼓着眼睛的大青蛙,还有四只小青蛙,由此完成了“小蝌蚪找妈妈”的全过程。学生只顾欣赏老师的简笔画,没有时间读书,更没有时间讲这篇文章的故事。这样的公开课要不得。

       第四,有些公开课变成了显美课。

       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教师更有爱美的权利,尤其是女教师喜欢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出现在课堂上。然而,有的教师不懂审美,过分矫饰,这种不顾职业特点的“美”给课堂带来了负面影响。一位亭亭玉立、年轻漂亮的女教师,在公开课上讲安徒生的童话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。她左手上戴着两枚戒指。一枚是钻石的,戴在中指上;另一枚是白金的,戴在食指上。这两枚“喧宾夺主”的戒指,在学生眼前闪来闪去,与卖火柴小女孩的悲惨命运竟那么不协调。在我国,戴戒指素有“男左女右”的讲究,而在国际上也流行着比较严格的戴法:戴在食指上,表示求偶;戴在中指上,表示正在恋爱;戴在无名指上,表示已婚;戴在小指上,表示独身。关于这些说道小学生也许不懂得,但对这位浑身珠光宝气的美女教师来说会意味着什么呢?这样的公开课要不得。

       直面上述的公开课,进行冷峻剖析,我认为都不是好课,它违背了教育规律,远离了教学常态,与新课改格格不入,且具有腐蚀性与误导性,像这样的公开课完全可以休矣。

赞35

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

发布